jing20001

小段子两则二史戮

避雷注意

ooc大量存在

有空怀孕和打胎的叙述!!!!


 


他一直不是很敢看仗义的眼睛,那眼中似乎有千万情绪,又似乎什么也没有,看得太细,未必是好事,所幸仗义的眼常常低垂着半阖上,他也不用再去为其中的种种心惊胆颤。

戮世摩罗对史艳文这种假掰的逃避很是不屑,所以在他压上来的时候轻声地喊他伪君子。史君子对此不置可否,只是缚住戮世摩罗的手更紧了些。走到这个地步,出乎的其实倒是戮世摩罗的意外,虽然史艳文一再游移闪避,但从意识到的那刻起心魔已种,不可回头了。

痛感在交合的过程中过分地鲜明,甚至于背上所刺的字都开始隐隐做痛,明明已经是那么久远前的伤口,由母亲刺下,现在再由父亲拂过,上面遗留下的血丝却好像一直都在,血腥味充斥鼻尖,腥甜到喉头,戮世摩罗想挣开这由血缔造的束缚,史艳文却是不许。

他甚至还有些无奈地加重了身下的力道,“仗义,现在要走,太迟了”。戮世摩罗对这套流氓逻辑大感嘲讽,这局由他开,凭什么走不得。

史君子自诩家中尊长,却少尽家中之责,难得摆次大家长的谱,以尊父威权治一治爱子,可惜对戮世摩罗心中叛逆料想不足,以至于被戮世摩罗告知怀胎十月之时震惊到无言。

“这……怎会……”,史君子的口才也算是道上所称,此时长才却无处可展。

“哈”,戮世摩罗嗤笑一声,“魔世这种异域,有这样的奇术,爹亲这么意外吗?我还以为爹亲早就料到,才在亲子体内肆意播种呐。这个孩子既是父亲的儿子,又是儿子的弟弟,西方诸神的传统也不过就是这样吧,爹亲不正是这自认世间的神明吗?我命你给,我路你定。想到将来这悲惨的血缘还要继续这样延续下去,我都不禁要为这个孩子感到痛惜,所以,我像爹亲一样,为他做主,把他打掉了。”

“唉,爹亲,你为什么要哭呢”,戮世摩罗难得露出困惑的表情,“明明痛的人是我啊”。

史艳文没有办法回答,只得任由仗义的双手捧起他的脸颊,将泪珠点点舔去。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