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g20001

任雁小段子

看了超棒http://foater.lofter.com/post/24b7e9_cd5a7f8

任剑之后的小段子,这个对任飘渺的形容真的好棒。



琴声悠扬,轻烟袅袅。神蛊温皇的面目在炉烟中隐约,羽扇轻摇间婉转风流。

看着温皇的风流意态,上官鸿信却忍不住想起一把剑,一阙绝世名锋。

那个冬天,风雪呼啸,天地苍茫一色,不容它彩。在纯然的雪色间,一道白色人影稳步行来,背上沛然剑气隐而未现,飞雪却已为之消散,生生在白雪世界以剑气划开行道。

错身间,上官鸿信看见了那把剑,剑柄张扬,湛蓝的剑身纯彻通亮,至美无双。剑如其人,他的主人同样难寻其二,白衣白发,仿佛将消融于雪原之间,偏偏又用冰冷的剑意冻住了形貌,将剑魂寄于人形,真不知道他与他的剑哪一把才是天下间最绝顶的锋刃。

在被凝视的同时,那名剑客也驻足,侧身望着雁王,眼中不无赞赏之意。

两人在这皑皑雪原间,为本该只是过路的陌生人停步。无需言语,但观其气,便知眼前是何等人物。

“吾,允你出剑”,白衣剑客嚣狂邀战,尽显孤傲之姿。

雁王半晌不言,鎏金鹰目流连无双剑身,冰蓝剑身似有所应,恍若一波金光流映而过,两色相和,平白在无边雪色间留一笔华彩。

无语过后,一阵清朗音色回荡空茫之中,“吾已不用剑”。

一句言罢各自了然,本就萍水相逢,自无执着因由,剑客尚有一场剑约要赴,行客仍有一局智决需谋,既是偶然相遇,也就如朝露般轻散了。

只是非常偶尔的时候,上官鸿信会想起来,寰宇诏空大成之前,众器间他亦最喜剑,如今,剑心不再,剑意不存,当世名锋在手,也不过死物了。

神蛊温皇察觉雁王在座前出神,微微露出一丝笑意,其实上官鸿信在被他用羽国志异钓上来之前,就先见过任飘渺了。雁王对无双的爱赏并不使人意外,任何懂剑之人都会作此反应。而赏剑之人亦入人眼。任飘渺在羽国的雪原遇上了一柄难得的剑,王者剑履,清尘开道,*血染其身,更添锋锐。

可叹当时未能坚持一决,或许在当初发现这把满布裂痕的剑时,就应亲手折剑弹之,一听剑音,而今剑碎无声,再无鸣响,可惜,真真是可惜了。

--------------------

《玉镜新谭》:假窃乘舆、王者剑履、符节,所至清尘开道……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