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g20001

史藏如果跳脱衣舞

看了SPA跳极乐净土后的脑洞,说是脱衣舞也没怎么脱,给朋友的生贺


当藏镜人听到温皇喊他去苗疆脱衣舞俱乐部帮忙的时候,差点没忍住把他打瘫的冲动,刚好顺从温皇一直以来的向往,就此每天在躺椅上快活逍遥。

千雪还在一旁帮腔,“藏A啊,拜托你这次一定要帮忙啊,自从军长退隐幕后,墨雪‘从良’去魔世上班了之后,俱乐部就一直很缺硬汉派和斯文派舞男,做到找到接替的人就好”,看着千雪烦恼的样子,藏镜人的内心不免出现一丝动摇。

温皇适时添柴加火,“史君子已经答应帮忙了哦”,那股幽幽的语气意味深长,眼中的促狭更是不加掩饰。

藏镜人受到这种挑衅,耐不住心头火气,“史艳文可以上台,难道藏镜人不能吗?”*虽然事后练习时大骂扭臀摆胯的动作不检点,但此时罗碧一副天上地下舍我其谁的气势实在是威风凛凛,不可欺之。

正是由于这么一出劝请,苗疆俱乐部的观众们接下来一周内有幸观看到两位超级新人的精彩表演。并迅速分成两派,开始了如火如荼的代理战争。

支持史艳文的一派,赞赏他在狂乱电音中自带的圣洁气质,表演时细长的手指划过腰侧,缓缓拉出白色衬衫的下摆,拖长台下的呼吸。往上一颗颗解开衬衫的扣子,露出紧致的肌理,合着节奏,踩着众人的心跳。动作毕竟是速成,不算出奇,但自有一股韵致,动若游龙慢回,静若银月敛清光。

偏爱藏镜人的人,比起这样慢条斯理的诱惑,更喜爱酣畅淋漓的狂放。藏镜人很对得起他的名字,跳个脱衣舞都要遮遮掩掩,遮头盖脸,镶着暗金花纹的面具只把双眼露在外边,也不肯脱到底线,上身永远留着黑色背心,绷紧地勾画出腹部的线条。他与其说在跳舞不如说是配合着律动施展习得的拳脚,上来就完成任务似的扯掉外套,动作间尽是力量的挥洒,一顿一挫,穿林打风,极快极重之后,是轻慢的游走,清晰可见身上脉络纹理的绵长吐息般的涌动,山岳倾颓,雷霆轰鸣,最后不可错过的是收束时,斑斓的灯光打在瑰蓝的眼瞳中,深浅流映,光波熠熠。

看着这个势头,温皇给了个七夕企划的建议,让两个人一起跳个贴面舞,肯定是群情耸动,万人空巷。

为了增加效果,特地蒙上了两个人的双眼,藏镜人到了这个地步也没法说不干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史艳文头一次和小弟进行这种类型的活动倒是很期待。

两人出场只着绸制的下裳,藏镜人头一次取下了面具,露出和史艳文别无二致的脸孔,二人对立在灯光下,如同镜像般照映,本体镜影难辨,似真似幻。或许是眼前一片黑暗的缘故,藏镜人倒比平日自在些。

此场节目的看点就在看不见的二人,全凭感觉度量动作距离,贴着对方的面孔,却不能碰触。动静之间,全靠默契测度距离,听风辩位,闻气知人。双生子之间的感应果然非同一般,脚下一步也未踏差,靠近、转身总在最恰当的距离,在差一点碰上的地方恰巧停下,脚步参差插入对方的间隙,璇身扭头,划出圆滑的舞步。

藏镜人刚开始还为黑暗中的自在感到庆幸,可随着节奏向前,就愈加发掘当下状况之微妙,视觉失去作用,全凭剩下的知觉感受对方的存在,两个人从小分开,各自个性鲜明,混淆自己与对方的存在的情况从未发生,但在此刻,交融的气息间,双生子之间玄妙的共感却清晰了起来。藏镜人试图在进退间忽视史艳文的存在,可是对方清甜的气息却如影随形,挣脱不得。拖长的尾音定格二人的身影,耳边分不清是谁些微的喘息,一呼一吸间,气息尽数交融,汗水的湿意与呼吸间的水气,使得空气有些粘稠。嘴唇近在咫尺,只要谁轻轻抬头,就是一个绵长的亲吻。幸好乐声终于停止,藏镜人终于可以从这缠缠绕绕的乐响中摆脱开去,空白的脑中说不出是遗憾还是松了口气。

转身下台的黑暗中,一双温润而熟悉的手牵了上来。

——————————

《金光十八龙》:史艳文的无头尸能过去,难道藏镜人不能吗?

藏A这周看彩虹桥不知道会不会想起被清圣桥啪叽搞下来五次的事情。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