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g20001

银燕的跨年行程

本文的梗来自《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强推这部动画,超好看!网空的桥段则是某位朋友的恶趣味。

cp主要是俏雁、网空、蟹牛  一句话的史藏、默杏,温皇和凤蝶亲情向,剩下随意感受。元旦快乐!



年末的时候,感冒似乎一夜之间流行了起来,身边不少人都中了招,雪山银燕不知什么缘由幸免于难,连向来以天运著称的父亲也同叔父一起卧床不起,他却成为感冒大军中少数的幸存者。


为了防止病毒的影响进一步扩散,只能让父亲与叔父一起在主卧养病,罗碧百般不愿意地和史艳文在卧室里交叉感染。听说好多人都生了病,史君子便让雪山银燕带着慰问品去看望众人,雪山银燕便带着火锅料出门了。


北风冷冷地吹着,银燕露在外面的耳朵被冻得有些发红。还好大哥的住处就快到了。史家人的天运像是被某个人的天运传染般失去了效用,俏如来是最早感染的一批人,几乎与上官鸿信同时被感冒击倒了。


银燕踏入他们的居所时,是上官鸿信来开的门。大概是病了的缘故,上官鸿信往日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也散乱了起来,泛红的发丝就这样零零散散地落在宽松的白色毛衣上。两人素来不对付,也没什么话好讲,上官鸿信瞥了眼雪山银燕带来的火锅料,便转身在料理台上煮起了可乐姜汤。雪山银燕不知道他还有这本事,也许俏如来也不知道,不过答案是什么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反正俏如来正在床上烧得不省人事,双颊由于偏白的肤色,烧红得愈发明显。银燕离开时,上官鸿信没有送他,坐在俏如来身侧喝着煮好的可乐姜汤,给俏如来的那一份则加上了史君子充满关怀的礼物。


街上行人不多,不知都去哪里渡过今年的最后一天,只有愈加强烈的寒风还在耳旁呼啸。银燕还是不能理解大哥为什么选上官鸿信,不但坏心眼,嘴还毒,一副傲慢的脾气,全身上下除了脸什么优点也没有,当然从银燕的角度,脸的加分几乎是很难被察觉到的。他们不太像是情人,针锋相对是日常的风景,可是却又放任对方随意进入自己的居所,至远至近都没有太大的区别,这对银燕来说简直是道难解的谜题,虽然最终解题的人不是他,还是不免为身在谜题之中的人烦恼了起来。


二哥住在修罗公司的集体宿舍里,倒是不缺人照顾,和三尊网中人总能互相帮衬着,相比俏如来,戮世摩罗就病得有活力多了。雪山银燕上门时,网中人正在喂他吃晚饭,一般来说,戮世摩罗是很享受这个过程的,如果忽略网中人给他吃的是什么的话。

“要我吃这个,我宁愿和帝鬼一样去见默苍离”。戮世摩罗缩卷在被子里,瓮声瓮气地反抗着。

网中人看他病了,才勉强听听他那些垃圾话,抱着他的腰说什么妖神将煮什么都好,下了厨,又开始嫌七嫌八,“这个有什么不好,我天天吃这个也没见有什么问题”。

戮世摩罗听到这话,咻地一下从被子里蹦了出来,“什么!所以你每次亲我之前都吃了这个!”想到这个可能,戮世摩罗本来就白得不像话的脸一瞬间变得更加煞白煞白。

雪山银燕看了眼网中人手中的食物,黑乎乎的肢节混在白粥之中,补肾壮阳,止咳平喘,正是家居必备健康食品——黑蚁泡酒煮粥。


雪山银燕从二哥那里出来的时候,戮世摩罗几乎要扑在银燕的肩头哭泣了,最后那碗粥还是进了网中人的肚子,鉴于此戮世摩罗有一阵不想和他接吻了,以至于网中人少见地在经常性的失忆外迷茫了起来。


看望过苗疆的千雪王爷与苗王之后,银燕打算去还珠楼看看剑无极,顺便按照叔父的嘱咐查看一下温皇的状况,当然罗碧的原话是去瞅两眼温皇死了没有。


温皇理所当然地躺在那张毛茸茸的躺椅上,无论生病与否,对他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这次连凤蝶也病倒了,失去了凤蝶的温皇,跟瘫了也没什么两样。剑无极反倒是还珠楼中状态最好的人,照顾起凤蝶来,也算是有模有样。意外的是温皇并不太需要照顾,他平日里总是一副没了凤蝶就活不下去的样子,常容易让人忘记,在遇见凤蝶之前,在遇见千雪与罗碧之前,他确实是一个人走过来的。


“丈人爸,真是没想到你也有感冒的一天,不过祸害遗千年,所以你才这么快就好起来的吧”,剑无极一边在旁边给凤蝶泡着热茶,一边摇头晃脑地念念不停。

温皇倚在躺椅上,抬眼瞥了瞥他,“你要是将嘴上的功夫分一半给剑术,来世或许还有超越我的可能”,倏忽间,几乎难以窥见的幽蓝双目便又回到了羽扇之后,在扇尖的蓝羽间掩掩映映。剑无极顿时气得七窍生烟,怒瞪着他,一时间又没有对付他的办法,只好将三包茶叶泡到一起,幻想温皇不幸被这杯茶苦死的美妙生活。


温皇的状态已经有了明显的好转,他甚至有精神和雪山银燕解说起这场流感的来龙去脉。这场病毒的源头必是默苍离无疑了,从年末开始,默苍离的天运便开始发作起来,他感冒之后,和他见过面的人无一例外地传染上了病毒,再一再传给周边的人,默苍离流感就这样顺着冬日的烈风轰轰烈烈地在九界传播开来,铁骕求衣把病毒带回了苗疆,他和千雪的份则是罗碧自史艳文那里捎过而来的,雁王与俏如来自然最先中招,至于魔世,默苍离自然是不可能放过敌手,由帝鬼在经历精神打击后带入魔世。


看到温皇这样还有谈天说地的兴致,凤蝶也就放下心来,虽然为神蛊温皇操心实在是一件很多余的事。凤蝶恢复得慢些,此时疲惫感也慢慢涌了上来,便在温皇下首的椅子上阖眼休息了,剑无极将手撑在石桌上,无可奈何地坐在一旁,听着温皇接着八卦。


谈到魔世,温皇脸上又露出了那种令雪山银燕警惕的微妙笑容。

“老钜子大人的病毒真是格外强烈呢,连元邪皇都没能逃过一劫”,从上次和元邪皇谈论了关于银燕的话题后,温皇就对他们之间的关系格外热心。

没想到连烛九阴都被传染了,听说平时不容易感冒的人,一旦生起病来便格外眼中,银燕不禁担心起这位朋友来。

在离开还珠楼前,温皇幽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如果老是在生活中遇见同一个人的话,

巧合未必是唯一的答案”,他一面说着,手上的羽扇不经意扫过凤蝶的发间,落下轻柔的触感。


温皇和雁王一样令人讨厌,但温皇的话却让银燕开始回忆起近日来遇见烛九阴的场景。从三月以来,似乎就常常碰见烛九阴,传艺的踩街活动,台北的玩具展,高雄的见面会……* 每次都遇见真的是巧合吗?如果不是的话,下次就和烛九阴约好一起出门吧!


鼻头被塞住,咽喉不住地疼痛,对于元邪皇来说真是稀有的体验,在昏昏沉沉间传来敲门声,勉力打开门时,银燕就和冰雪一起被北风吹进怀中来了。


是今年的初雪啊,单夸望着草庐外的细雪,独自一人饮下了杯中的桂花蜜,有些人今生都不适合再见面也没关系,他们依然在同一片月光下,这就足够了。


尽管窗外风雪呼啸,冥医却把室内烧得很暖和,壁炉的火光打在默苍离的脸上,似乎也让他变得温暖了起来。在烧了三天之后,这场流感的始作俑者赶在新年伊始清醒了过来,等到白天的时候,或许俏如来和雁王就会上门拜访,各路人士也许来兴师问罪,也许来慰问病情,在那之前,默苍离对着在一旁昏昏欲睡的冥医喊出今年的第一句的:“杏花”。


随后又倒入被中与病魔缠斗了起来,而冥医会不会在醒来之后絮絮叨叨地跳脚,就得看他睡眠的深浅啦!



——————

*高雄见面会的梗




评论(11)

热度(107)

  1. 禅与摩托车维修女郎jing20001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