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g20001

仿梗片段第二弹

突然怀念以前看的日耽,是一个俏哥找鸟和菌丝实在喜欢温皇的脸的段子

原梗:榎田尤利《秘书和薛定谔之猫》找到主人的猫薛定谔的人可以继承主人的遗产


仿这个梗,在默苍离的房子里无论用什么方法,找到默苍离的鸟就可以继承遗产墨狂,俏哥和菌师是稳重的读日记派,九算觉得读默苍离的日记恶心到毛骨悚然,宁愿想其他办法,温皇是遗嘱宣读人。




片段一

如何获得一只大雁


卷十二  第七篇


银色的蛇又上门来,冬阳微冷,照在他的鳞片上,映出寒冽的光,配着深紫色的瞳孔,有几分漂亮的意思,但没什么用处。他一贯懒散,冬日里还出来散步也是少见。银色的时候也是蛇里很麻烦的种类,不过总比他变成蓝色的时候好一点,舌头的声响少了不少。照旧没有理他,他就慢慢摇晃着进屋里找杏花了,杏花对他的耐心比我好上不少,大概即使是剧毒的种类,也多少在医药上有点价值。但是今天为什么是银色?断云刚和他打了照面,听我这么问,扭着头哼哼着没有鸣叫,脖颈上的羽毛明显地炸了起来。鸟和蛇相性不佳,他们关系也不好,见了总要明里暗里、一来二去地撕扯一番。看断云的意思,是在来的路上欺负了谁。

断云是北方的品种,冬天里还算精神,最近杏花闲了下来,给大家喂了丰盛的食物,断云的羽翅也润泽起来,又被仔细梳整过,精神地摆着。


又是一段难解的记录,赤羽看着这页日记,还是没发现值得注意的线索,连翻了好几本都是一些琐碎的日常。已是夏日了,这所宅子里又没有什么纳凉的现代设备,唯一一台电风扇早被上官鸿信占据着,他对参与角逐没什么兴趣,一直在风扇前危襟正坐,看他双眼闭上不说话的样子,多半挺喜欢的。还好屋里通风不错,还有些阴凉,翻起这堆日记来也不会为炎热所扰,日记里看似胡言乱语的地方不少,倒也不乏意趣,他本来对默苍离的遗产也没多大的兴致,倒不如在这里胡乱翻翻。他看俏如来也是这个意思,白发的年轻人正在看着第五卷,正正经经地坐在木椅上翻看着,丝毫没有一个临时被宣告可能继承神秘遗产的年轻人该有的慌张与急躁,挺直的脊背,显示着他良好的教养,是个值得交往的后辈。对比之下,那个不知道哪来的遗嘱律师就不像什么正经人。


默苍离的日记里有不少荒诞的句子,银色的蛇怎么会变成蓝色呢?他对自己养的鸟倒是十分照顾,还给他专门买了台风扇。


卷七第四篇


断云今天没什么精神,恹恹地低着头,真是少见,他向来不喜欢示弱,刚到家里来的时候,常常一天也听不见他叫一声。还是杏花更了解他的身体状况,给他盛了杯冰饮,他一点点把被子里的水啄饮而尽,下午明显好了不少。和杏花商量,他从北方来,受不了这里的炎热,给他买台风扇也好把夏天熬过去。断云收到了礼物很开心,每天都蹲在风扇前,有时候甚至就直接趴在地上吹着,毛被吹得松松散散,杏花花了点时间把它们梳好。


赤羽看到这里不禁轻笑了一声,俏如来听见笑声向他投来疑问的眼神,他便和俏如来分享了这个片段,俏如来看完表情倒是十分微妙,不住地拿眼角瞥着角落里吹风扇的人,想是产生了奇妙的联想。上官鸿信大概是个敏锐非常的人,察觉到了视线,回视过来,一双金色的犀利眼眸,威压十足,断没有日记里鸟类可爱的样子,俏如来觉得自己方才的联想实在荒谬。


中午出门觅食,又碰到了神蛊温皇,他尚未做什么,赤羽却直觉地感受到了危险。那双细长的凤眼里不知藏着什么心思,面上温温和和地笑着,赤羽却从中感受不到什么友善的意味。这个宅子里,大家各自有自己的目的,他这个遗嘱宣读人一幅神神在在的样子,让人摸不透。相貌倒是上佳,幽蓝的瞳孔偶尔显露出来,让人想到沉静莫测的深海,光线透进去的样子,又有一点幽光,当然这不能改变他说话很讨厌的事实。


片段二

如何获得一个饲主


看着枕在膝上的温皇,真是长了一张老天赏饭吃的脸,眼角风流的意味若隐若现,光线划过眼眸,竟不经意间透出零零星星的冰紫色粼光,像水晶一样,赤羽想到。没由来的,赤羽想起默苍离的日记里有一段讲到那条让他印象深刻的银蛇。


卷十三第八篇


他今天又从院门里踱了进来,头半藏在卷起来身子里,嘶嘶作响,他话少一半,杏花把他扫地出门的欲望也会少去十一,当然他可能又会从厨房翻进来。杏花总说别看他藏藏掩掩的样子,其实风骚地要命,下辈子定要投胎做孔雀,他才好尽情地开屏展示他的风骚。


赤羽凝视着温皇,想着,要孔雀的话,这不是有现成的一只嘛,其他不论,漂亮倒是真漂亮,以至于讨人厌的个性都有些可爱起来,赤羽有点忍不住,还是轻轻地抚了这只蓝孔雀柔丽的羽毛。


像是没有料到这个动作一般,温皇的眼睫抖了一抖。从那天起,赤羽便发现温皇开始躲着他。


tbc

-------

如何获得一个饲主,答曰:长得好看就行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