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g20001

【俏雁】 【温赤】如何获得一只大雁

原梗:榎田尤利《秘书和薛定谔之猫》找到主人的猫薛定谔的人可以继承主人的遗产

上次俏哥找鸟和菌丝实在喜欢温皇的脸的段子 的补全



一 葬礼上的遗嘱


默苍离死了。


这不是什么新鲜的消息,孤鸿寄语默苍离或者称呼他的另一个名号万军无兵策天凤,在暗地里都是让人忌惮非常的名字,他不是以武力显名的人(当然也可能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有名),但他拥有比武力更可怕的东西。

可无论如何,默苍离的死讯和赤羽信之介,西剑流的“军师”,都不应该有太大的关系。

所以当赤羽信之介在默苍离去世将近一年的日子里收到参加葬礼的邀请函时,难得地露出了一丝困惑的表情。


如果说赤羽还只是困惑的话,俏如来简直称得上是迷茫了。青年在某一天突然收到消息,一位远房亲属去世了,留下遗产邀请青年前往继承,简直是小说才会有的桥段。而俏如来与这位去世的人甚至没有亲属关系,对方是大学时一门公共课的教授,那学期的课程让俏如来印象深刻,课下还有几次讨论,但这样的关系在一般的观念中似乎不足以让俏如来被列入遗产继承人的行列。


尊敬的史精忠先生,

  您好。

  时临默苍离先生去世一周年,特此补办他因故未能正常举行的葬礼,同时默苍离先生指定您为他的遗产继承人之一,因此诚挚邀请阁下前往尚贤宫参加这次葬礼。

                                                                                    遗嘱执行人神蛊温皇

                                                                                                             敬上


当俏如来拿着印刷体的邀请函进入尚贤宫的大厅时,意外地发现在场的人士他认识不少。不说遗嘱执行人温皇先生是叔父藏镜人的好友,叔父的另一位好友千雪孤鸣正陪在一位穿着棕色大氅看起来很年轻的男人身边,并低声劝他不要再偷笑了,在别人的葬礼上笑出声来,多半关系不好,可关系不好,为什么还要来参加葬礼呢,真是奇妙的关系。

厅中大家各自絮语,独自坐在一旁的那个人就格外显眼了,他深红色的长发束成一股别在脑后,眉目凌厉,端端正正地坐着,显出一副主人家的气派来。他似乎感知到俏如来的观察,也分神过来,露出的眼瞳,是深深浅浅波荡着的金色。

也许是俏如来的错觉,那双眼睛看到他的一瞬间,无来由地有些嘲讽的意思。往日无怨,近日无仇,这敌视来得莫名了。


俏如来倒还能找到几个熟人,赤羽在一圈人里较熟识的恐怕就是欲星移了,在一次会议上打过招呼,知道对方是海境“师相”。他左手边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右手边是一个身姿妖娆的女人,他们三人在那里互相交谈,很是熟识的样子。赤羽也不想打扰,便寻了处地方坐下了。不想他未去寻人,倒有人来寻他。

对方冷不丁地靠上前来,乌黑的长发丝丝缕缕地落在了赤羽信之介的膝上,这可不是一个礼貌的距离。他的身影罩在赤羽抬起的面庞上,赤羽听见他用一种慵懒的调子开口,“阁下便是是西剑流的赤羽先生了,在下神蛊温皇”,拖长的尾音,谦逊的用词,装模作样!赤羽几乎立刻就感到了不快,但也明白了来人的身份,他在邀请函的落款处见过这个名字。

之前赤羽不动还是一种观望,既然知道对方是谁,就没有客气的必要了。他直对着温皇的目光,手里半尺长的纸扇则抵上神蛊温皇的肩侧,一寸寸让温皇直起腰身,赤羽并不意外手下没遇到多少阻力,挑衅的目的达到差不多就该退开了。

“温皇先生认识赤羽,赤羽却对温皇不甚熟悉,这可不太公平”,赤羽起身,负手而对。

温皇露出一个暧昧不明的笑容,眼底映着幽幽的蓝光,“欸~,赤羽先生真是急性,初次见面就要将温皇看得一清二楚”。

太极,毫无意义的打太极,赤羽熟悉这种机锋,但多少有些不耐了。

神蛊温皇喊他赤羽先生,调子温温软软的,还有点粘腻的味道,装出一副柔媚恭顺的样子,又不掩饰其中的不明意味,是挑衅还是讽笑。这招呼打得莫名其妙,周边的人已经注意到他们两人小小的交锋了,而赤羽仍摸不透他的目的。

朱红的折扇一顿一顿地敲在手心,他还没想好要不要发怒。


赤羽是最后到的人,温皇和他打完招呼,终于想起他应尽的职责,回到了大厅中央。

神神秘秘、假鬼假怪的遗嘱执行人,如同毒蛇吐信一样张口吐言:“依照默苍离的遗嘱,受到邀请的人中,能够从宅子里的鸟类中认出断云的人,将继承他的一切,包括……”,他用近乎蛊惑的音调,沉声念出了物品的名称“墨狂”。


评论(11)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