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g20001

羽国鸟类同居日记【俏雁+凰后】


一 今天的雁王也依然吹着风扇


一男一女同居,多半是郎情妾意,浓情蜜意,但若换作雁王凰后,氛围就纯洁得不行,让人八卦欲望顿消,只想知道他们饭后到底是谁洗碗。

雁王远道而来,还没寻着合适的住所,这也不是要紧问题,远比不上搞师弟师叔们来得重要,以尚贤公寓为大本营,和凰后同住实在很方便的事情。如果说有什么弊端,只能说羽国鸟类同居的生涯,充满了发达的探测雷达,近乎本能的观察与试探,在隐私方面实在没有什么保障。至于能探到多少底,就各凭本事了。

上官鸿信就觉得最近凰后不太对劲,突然把盘得繁复的发放开,微卷的长发披散而下,掩映风情,换上更为精致的妆容,那天出门穿的居然是最中意的黑色鱼尾裙,尽展曼妙身姿,她向来不吝利用刮骨钢刀作为手中锋刃,斩揽裙下之臣的,但此番阵仗从前少有,怕不是遇到了硬茬。他近来吃了些有口难言的苦头,难免想在凰后身上找点乐子。上官鸿信金眸一动,凰后就晓得他不怀好意,率先出击,“听说亲爱的小师侄正忙着九界通道的事,怕不是没空搭理我们的雁王阁下吧!”

此语虽未言中,仍是拐着弯戳着了他的痛脚。


一周前,众人集聚中原。

察觉到大腿上的抚动时,上官鸿信还有点不可置信,对方的碰触轻轻柔柔的,甚至还颇有兴味地划了半个圆圈。被指间搓磨的地方有些尴尬,这种的行为是否能算性骚扰,上官鸿信不太好断定,毕竟他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有人在九界大会的过程中摸雁王的大腿,这简直比天方夜谭更加不可思议。更惊奇的的是,上官鸿信的右手边坐着的人是俏如来。

苗疆“军师”正在和凰后、欲星移商量修建通道的事,搭不上这边。上官鸿信在制止那只手之前,准备看看俏如来玩什么把戏,是想让他在这个场合出丑?转过头去是俏如来俊俏的侧脸,俏如来看他分心过来,甚至朝他笑了一笑,带着不合年纪的青涩与春日微风般的柔和,非常贴心地凑上来问:“师兄,怎么了吗?这个时候开小差不太好吧。”腿上那只手滑向了更微妙的地方。

上官鸿信觉得今天有点魔幻,美丽可爱的小师弟在开会的时候把手伸进腿间的猎奇状况,让他有宕机的趋势。俏如来被他抓包之后并没有收敛的打算,他用右手翻阅着报告,空闲的左手则让雁王隐隐升起些不太妙的颤栗。上官鸿信不好厉声警告他,已经有人发现他们这边的骚动看过来了,是凰后。她那种了然的抬眼让雁王心生忌惮。上官鸿信不准备让情况继续脱出掌控,俏如来没能躲开雁王脚下的攻击,吐出轻声的痛呼,众人的目光一下子聚了过来,看到俏如来微微皱起的眉头,就知晓雁王大概又在欺负师弟。上官鸿信看着他们眼中的同情与谴责,俏如来还一副一定是我有错,师兄才教训我的表情,直接气笑了。大家愈发觉得雁王猖狂。

散会后,上官鸿信在楼梯口等着教训俏如来,罪魁祸首踏着慢悠悠的步子从一旁靠近了雁王,“师兄”,湿暖的气息痒痒地搔着上官鸿信的耳后,方才被挑起的骚动又浮了上来,“今天晚上也对我为所欲为吧”。

至此,上官鸿信终于有了师弟成长过头的懊恼。


此时面对凰后的调笑,他倒十分想揭示师弟近来颇有余暇,但俏如来利用空闲时间和他做了什么,则属于他不太愿意开口的范畴了。所以他只是像往常一样,在一声嗤笑过后,回房打开了风扇的开关。世风日下,也只有风扇的涡轮还有些温暖了。

他不回击已是示弱,凰后今日没有追击的兴致,她已另寻到了一个趣味的战场,想到轻纱后冷淡的面容,她就开始期待起今天的会面了。

至于洗碗的问题,外卖电话终结了一切争端,可喜可贺。


tbc

——————

久远以前的小段子混更

评论(22)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