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g20001

邪教三连发其一慕容小哥的倒霉初恋故事

慕容胜雪→别小楼+风霜雪乱炖    公式混乱到不知道怎么打tag
霜雪霜发车         贵乱注意,慕容小哥单箭头别小楼注意,避雷注意!!!!



潇湘剑剑气凛冽,寒光四射,一个轮转,剑气回身,尽纳体内。剑气够奇,但还不够,这样离超越慕容烟雨远远不够。想人人到,慕容烟雨转眼已在近侧,说了些剑法上的事,还有就是遥星旻月夫妇即将来访。慕容胜雪听到此处,已是心烦,手里下意识去摸着腰间的烟管,却落了空,这才想起来,懒得听老头啰嗦,把烟管放在了房内。正巧赛龙涎见了底,不如出去补点库存。
出了家门,就想干脆走远些,这一走就是几多岁月。
倒叫烟雨老头背后好好数落了一番,访客将临,如此行径,不识礼数。遥星公子旻月女侠,为人潇洒,哪会在意这个,一哂而过了。

一曲笛声悠远,竹筏拍岸。转眼间人已挡在慕容胜雪身前,竟然是他。
实不愿在他的竹筏之上久留,回过神来慕容胜雪人已踏江上岸。脑中还是他责问的眼神带来的痛意,真是孽缘,怎生又遇着他来。
仔细想想何必与他多说,多言多错,再回想方才的放言,竟觉错漏百出,哪一句话都能挑出千百不是来。只好又恼为何偏偏是他。

年幼不知事的岁月里不知犯了什么傻,看见他只觉是平日里最爱的玲珑白玉成精,竟喊着长大要嫁他,童言稚语,任是谁也未当真的。胜雪忘性也大,早不记得这番傻话。偏生到了知事的年纪里,鬼迷心窍地,想的又是他。彼时并不以为意,又不是什么大事,同他说一声,不愿意也就算了,反正以后偌大天地,挑谁不行。若是他应了,倒也是快事一桩。
不想话还未出口,他便已寻得神仙眷侣。当时尚未晓得留些体面,不修口德地埋怨了两句,比他大上一轮的老男人一个,有什么值得稀罕的。现在看来未免狼狈,退身得不够漂亮了,也不知道怨气有没有上脸,叫人看出来,才是糟糕。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409771  不知道和不和谐走链接

再次听到纠伦的事迹居然是在随风起的口中,他和诸葛穷一起讨论突然被相谈甚欢的剑客暴起揍一顿是什么原因。诸葛穷认为不需要分析,十分之十他的错。随风起对此等人身攻击直接无视,感叹起难得投缘的剑客来。他们说话没避着慕容胜雪,叫他听了一耳。这种剑法一听就是纠伦,所以他心里头的人就是眼前这个,跟诸葛穷这等傻子混一起,肚子里揣着半吊子的精明,行为乖张,看来纠伦的眼光也不如何。手上还能过上几招,个性就合不来了,一声慕容公子叫得客气十足,脸上的疏离倒是分明。是个会给他添点麻烦的人。

慕容胜雪的运气一向不算太好,看到被阻杀的名字,就是他也想长叹一声阴魂不散了,许是神情没有拘住,露了痕迹,让随风起引以为怪地瞥了好几眼。随风起实是没见过端得住的慕容公子现出这般模样,似叹似愁,还有一丝难以察觉的羞怒,诡异地显出点少女苦困于情的风味来,叫他背上寒毛都立了起来。

明明又不是非他不可,偏偏又还是想着。他踏上埋霜小楼时也不免有些无奈管不住脚了,正好有任务,就当他是来杀人好了。埋霜小楼的机关,他听烟雨老头说过几嘴,入内时没引起响动。

他这厢经年累月地烦恼不已,这叫他烦恼的人倒是稳坐钓鱼台,静得没有半点风波。他晚上不能视物,径自端坐在榻上,月光漏下来,映得人玉面生光,好一座玲珑玉雕。赛龙涎吸在口中滋味浓重,烟气却是无味,他正做着要命的坏事,反而静下心来点了烟丝,吞吐云雾。隔着缭绕烟云看着年少轻狂时的想念,也不是没有想过试上一试,可潮汐瑰瑕在侧,羊脂美玉喜欢归喜欢,也还是是小命重要,到底是别人的东西,他还没有不要脸面到这个地步,若不然样子就太不好看了。可现下又算什么呢。

这精明的少年人,什么都要算计得透彻,连情爱的投入回报都要算个清楚,风险过高回报过低,划不来便不值当了,哪里知道情之一字同恩仇一般最是难交割得明白。

遥星公子毕竟不是死人,就算极致的静谧,一个大活人要半点生息也无还是难得很。在烟丝燃尽之前,慕容胜雪终于动了。他此生再未如此大胆过,轻缓抵上温润的唇瓣,尝起来是冰丝点心的甜味,居然是这样,不过是这样。

遥星公子暗夜里五感失了泰半,察觉到有人亲密地靠上来,若有似无地碰着他,不作他想,笑着喊人,“诗儿”。却是无人应声,叫他以为这是半夜迷梦。

慕容胜雪回味着那冰甜的味道,千回百转地念念不忘,不过如此,哪里值得他脸面全无,姿态狼藉。身上的潇湘剑气像是应着主人的思绪,不可抑制地从体内奔涌而出,四射爆发,草木无辜,尽数受累。他紧攥着手心的烟管,江湖路远,前路还长,总有一天这一切都会过去,折在这里的不过是连他自己都辨不清楚的无谓思绪,算不得什么。

慕容胜雪步步踏出埋霜小楼,行踏一步,一道剑气回身,十三步尽,他又是个明白人了,烟管里再次飘起烟气,在丝缕云烟中,慢步走回落花随缘庄。至今,他倒可以品出点这个名字的好来,若是万物皆可如落花流水,来去随缘,哪来三千烦恼。不晓得他往日哪里明白,如今他总算明白了点求不得的滋味。

天上月轮清皎,照见足下寸土,慕容公子初解情愁便不幸折戟沉沙,唉,唉,唉,莫不是美娇娥皆有鸾巢,白白识得凤友鸾交,却叫一曲求凰空晓。这尚未老在江湖的少年只得回转名利场,但求一醉逍遥了。


————————

是最近沉迷奇怪邪教的产物,对,这种奇怪的东西接下来还会出现

如果还没有没雷到的话可以试试评论,一发为了拉五行下水而发的列车,别雪的场合(还有突如其来的生子,恶趣味集合),疏于车技,没有兴趣的话请千万不要点开。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