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g20001

愿赌服输———奇迹雪雪逃家记 霜雪

关于小雪是如何奇迹成年的,内含霜雪同时女装的play

如果之后风霜雪成为落花随缘庄的同事


“穿裙子,坚决不”。

“有什么关系嘛,想进这次目标的府邸,装成女孩子被绑进去最方便了,难道是担心穿起来不好看,阿丁仔,放心你长这么好看超合适”。

眼看丁凌霜快要因为随风起的无神经暴起,一剑砍了他的时候,慕容胜雪意外地上来挡架,一只烟管抵住丁凌霜的剑,对随风起说到:“要是他不愿意,我来就好了”。随风起震惊于小少爷居然主动揽事,但是小白脸做这个任务也不违和,他身材偏瘦,面相文雅,修饰一番,从背后看起来应该不容易露馅,声音的话尽量不说话应该也能糊弄过去。换衣服的时候,手法更是熟练,像演练过无数次一样。换上高领的内衬,披上白锦绣蓝的长裙,拆下头上的银饰和发辫,随手盘了个简单的发髻,让垂下的边发遮掩住侧脸略微硬朗的线条,他甚至连胭脂水粉都会上,不多时一位秀美的青年女子便出现在眼前了。随风起立时对他肃然起敬,没想到他还藏着这么一手绝技。慕容胜雪对女装十分习惯,任谁在成年前一直这样打扮都不会太生疏。


慕容府的子嗣早夭,到胜雪出生,长辈实在没有办法,只得依着民间的法子,把他当成女孩子养,盼望阎王爷错眼,放过胜雪一条小命。这法子流传甚久,果然自有其理,胜雪奇迹般地长到十岁,体魄康健,为了稳妥起见,便一直扮了下去,到了成年才恢复男装。小时候还好骨架小,再大一点身体长开,便有些违和了,周边也都知道慕容府的担忧,看见这女装的少年也不以为异,熟悉的烟铺老板照样喊着声慕容公子。久而久之,习惯成自然,换回男装时,慕容胜雪还觉得男装夏日憋闷,不比女装清爽。

因是独苗,府内上下都舍不得管教,难免有些任性。再长大一些,慕容烟雨意识到一府当家这个性子不太妥当,着实需要教导,可惜为时已晚,脾性底定,对着父亲的管教都不耐起来,冲突愈多,府里常听见慕容烟雨的训导声和小公子顶嘴的吵闹。


胜雪刚从剑池回来,便遭了骂。

今夏开始演练基础剑式,不好穿往日那些宽袖曳地的丝裙,便换了收袖的短打,露出的颈项上挂了红线系的平安锁,下裳只及膝,凉爽又便利。头上利落地梳了个马尾,脚踝上系着银链,刻着佛家法咒,走起路来叮叮当当,一听声响就知道人在哪。进了厅堂,看见那道白色的身影,便跳到人家膝上,这是把遥星公子当成座椅的意思。遥星公子还未表态,慕容烟雨先现怒容,训他不敬尊长,连人都不叫一声,这么大了还坐别人膝头,还不下来。胜雪长到八岁,知道烟雨老头平时骂归骂,不会真的动手打他,有恃无恐,把他的话当耳旁风。慕容烟雨拿他没办法,又不好在别小兄弟面前放狠话,只能眼神示意慕容宁想办法。胜雪平日里顽皮,但和小叔叔关系不错,在他面前还算听话。大哥给了暗示,慕容宁只得上前想把胜雪抱起来,胜雪人小鬼大,拉着遥星公子的袖子,装出泫然欲泣的样子来,遥星公子顿时有些心软,慕容宁熟知他的路数,笑着问他,想不想吃冰糕,胜雪知道十三叔的手段,这是问他要人还是要吃。胜雪在遥星公子白玉丰润的脸颊和甜点之间犹豫了一下,最后选了夏日的命根,乖巧地爬上十三叔的肩头,一起去后堂吃冰糕。遥星公子看他这个年纪还被慕容宁抱着走路,即使知道慕容府的情状,也觉得养孩子的方式不太恰当。

可谁知道这个孩子能活到什么岁数呢。慕容烟雨也晓得不妥当,可是家里人丁凋零,说要管教,又狠不下手。后堂,胜雪吃着冰点,吹着傍晚的微风,稍解了暑气,趴在榻上昏昏欲睡,十三叔一下下摸着他的头。胜雪仿佛记得小时候还有其他的叔叔也这样拍着他的头,什么时候他们都不在了呢。人的离去是如此轻易,今朝便更显珍贵,尚未瞩目过风景未尝一睹就要他困在这潇湘水城,如何甘心呢。


过了一定年头,年幼时被百依百顺的特权便突然消失了,慕容烟雨一颗严父之心终于有发挥的余地,慕容胜雪的日子过得愈发拘束起来。

慕容烟雨年事已高,大小事务便由慕容宁主持,胜雪日渐抽条,每年都要做新衣,日常还需练剑,尽量替他选了方便活动的款式。下面绸缎庄送了成衣来,喊胜雪过来试衣服,镶着蓝边的玄衣,袖子裁到了肘间,白色云纹的束腰收紧腰身,开侧的裙摆短到膝上,长款的墨色袜筒一直拉到大腿,配着高跟的鞋屐十分合身。慕容宁觉得自己的眼光越发好了。胜雪穿什么都无所谓,反正练剑衣裳破得快换得也快,只是十三叔似乎在其中找到奇怪的乐趣,希望将来的婶婶给他生个女儿,让他好好打扮。他这厢好心替叔叔打算,十三叔又开始教训他坐没坐样,露了亵衣,他向来有点怵这个最小的叔叔,看着温文,却是不许人忤逆他的意思的,故意装成大家闺秀似地端坐,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慕容家的大小姐嘞。


多年历练,成就一番装扮手艺,穿着女子装束,坦然得很。丁凌霜见状,生出一番意气,慕容胜雪扮得他如何扮不得,这次对方府上防守也算严备,还是两个人稳妥。


交缠间,目标上门,就见着掳来的两位美人自己干起事来,怔神间被丁凌霜一道剑气断了首级。随风起过来接应时看着一地狼藉,两人衣衫凌乱,空气中弥漫着腥膻的气味,也不禁为两人的大胆鼓起掌来。丁凌霜被撞破情事,面上不显,心内着实尴尬,连着三天没搭理慕容胜雪一句。慕容公子瞅着他面皮忒薄,越发觉得这小美人可爱起来。


-------------------------------------

慕容宁是如何知道胜雪的藏身之处的。

好巧,他前不久才遇上别小楼,转头宁叔就寻了过来。其间关窍未免太巧了,宁叔久守慕容府,少问外事,怎么会寻来得这么快,思忖一番,胜雪心下大恨,遥星公子枉称江湖豪侠,竟然在背后如此多嘴。



评论(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