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g20001

慕容胜雪的职业生涯【宁雪】

羽国鸟类同居日记是相互关联的故事,但也没有太大的关系,可以看成羽国鸟类同居日记之胜雪的场合。发生在羽国鸟类同居日记二(还没写)之前,为了说明为什么有些人会在二登场,先写了这个。结尾有一句话的二的俏雁预告。是我没有赶上的六一。

我憋不住我想讲相声的冲动了,基本上是个搞笑故事。


一 万事屋与杀手组织总会遇上奇葩客人


落花随缘事务所是一个啥都干的公司,上到收银买命,下到找猫抓奸什么都做,也就是俗称的万事屋。和道上著名的杀手组织还珠楼有一定的业务重合,这也是为什么随风起能顺利入职落花随缘事物所的原因,职务上很大一部分是老本行,熟练。

可今天这单生意就不在他熟悉的范围了。

沙发上的客人一大早就登门拜访,天首亲自接待,看来是个重量级贵宾。

客人穿着旧式的西装,竖纹马甲的扣子上甚至挂着怀表的链子,手里一柄漆黑铁扇,不住地泛着冷光,一副老派人物的架势。气质看着温文尔雅,却叫随风起背上一紧。

随风起以为人是上门来踢馆的,说实话落花随缘事务所的各位虽然个个都有一手,天胡大仔一手双枪更是绝妙,但总归来说人口单薄,就是一小型事务所,除了对门争地盘的老爷,谁还会专门打上门。果然人是正经来委托事务的。

据客人自我介绍,他是现下慕容财团的代理人慕容宁,这次来想委托一件事。

听到客人的姓氏,连安倍也开始感到不妙起来,这和事务所里的某位今天不在的职员姓氏似乎一模一样。

而后客人便委托了一项棘手的工作:把他侄子,长期盘踞事务所吸烟区的事务员——慕容胜雪‘劝’回家。这项要求当然被天首一口拒绝,毕竟去留与否是慕容胜雪的自由。客人对此不置可否,只留下了联系方式希望能转交给胜雪,有缘下次再来拜访。

慕容宁一走,随风起和安倍就开始激烈地讨论起来,原来慕容胜雪这么大还离家出走,他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不努力就要回家继承亿万家产的天运人士。虽然二十好几还要被家长找上门很丢脸,但如果是亿万家产还是很羡慕,这辈子都不用奋斗了。

等到这辈子还是很想奋斗的慕容胜雪回来看到客人留下的纸条后,脸色一时很不好看,搞得随风起和安倍已经开始脑补起豪门恩怨,难道他在家中其实被百般虐待,看透豪门黑暗的权力争夺,不得已离开争斗的漩涡,出门自立?等他们脑补到慕容胜雪爱上小妈,伤心出走的时候,慕容胜雪已经离开去打电话了。

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沟通的,打完电话的慕容胜雪,脸更臭了,整个人气到发抖,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慕容胜雪,那只平常万事高高挂起的烟虫居然在捶桌诶。沟通的结果显然非常糟糕,慕容胜雪接下来的任务单单受阻,连下水道捞猫的工作都失了手,等他到达现场,他和善可亲的绅士叔叔正在把猫抱给一旁着急的老奶奶,看到胜雪赶到,对他露出了一个长辈般和蔼的微笑。

是可忍孰不可忍。慕容胜雪猛吸了一口指间的长烟,是君逼人上梁山,就莫怪他不敬尊长了。


剑无极偶尔给凤蝶代班接待来还珠楼下单的客人,经常遇到各式各样的客人,眼前这位脾性也是特别,还算是熟人,以前担任不良医药(dupin)公司的高层,打过,听说后来被开除了,不知现在哪高就,不对,他来干什么。

慕容胜雪在气氛变得紧张前,先报上了介绍人的名字,“何必这么紧张,是随风起介绍我来的”。

这就更奇了,随风起介绍来的客人,往日虽然有怨,也不好把客人拒之门外,问慕容胜雪要下谁的单。

慕容胜雪轻呼烟雾,随之吐出一个名字:慕容宁。


现在剑无极很有和随风起打电话的冲动,随风起人是很奇葩,但是剑无极现在有桩惊天大八卦想和他疯狂吐槽,你介绍来的客人要下单买他叔叔的命,他还要亲自参加围杀咧。惊讶归惊讶,生意还是得做,还珠楼虽是杀手界的老牌公司,但老板不上心,杀手们散的七七八八,生计堪忧,这单是老员工介绍来的,少不得剑无极亲自上阵捏着鼻子为老丈人的公司打拼。打听过慕容宁的名声,保险起见,剑无极拨响了丁凌霜的电话。


夜灯寂静,飞蛾扑朔。

慕容胜雪在夜灯的阴影里等待来人,既是等同伙,也是等目标。等收银买命的同伙,等血脉相连的目标。

他放出风声,今夜在此处接一个任务,宁叔盯着他动向,必然前来。等宁叔一到,等待他的就是他与还珠楼的联手围杀。

不甚耳熟的脚步声近,看来是剑无极到了。两个人从路灯的余光中走出,其中一张竟是颇为熟悉的面孔,正是前同事丁凌霜,胜雪暗叫不好,他可不是愿意参与围杀的人。原是剑无极喊他来助阵,以多欺少,非丁凌霜所愿,他前来不过是担心剑无极若出事,可以助他一阵。


慕容宁被堵在巷子里的时候,也不得不感叹一句:“胜雪,真是长进了,学会买凶弑叔了”。

“哪里哪里,我一身本事都是宁叔教导,有今天还是宁叔的言传身教啊。宁叔的本事我是知道的,这个阵仗还嫌小了”。即使他们这方占据了有利地形,人数上又占优势,慕容胜雪也不敢大意。丁凌霜有和没有差不多,抢占先手的埋伏也不知是否有效。爱枪劫寒就别在后腰,而他的手已经摸上了枪托。

就在此时,丁凌霜竟是后退一步,让出了小巷的路口,“多欺少,本不为。是恩公,吾让道”。真是屋漏偏逢夜雨,宁叔什么时候成了丁凌霜的恩人。丁凌霜看着胜雪夹杂着疑惑与薄怒的面容,回应到:“组织杀,是恩公,救吾命”。慕容胜雪这下知道他的新职场是怎么暴露的了,算了,找还珠楼的人不过是为了限制宁叔活动的空间,这决胜一击他怎么会让给别人。

劫寒上手,胜雪把枪对着慕容宁,“我离家多日,这一枪,就请宁叔指教了”。一声枪响炸裂在黑夜之中。慕容宁听他豪言,好整以暇,判断子弹落点,移步旁处闪身避过。谁料前头只是虚掩,慕容胜雪迅发第二枪击向慕容宁所能移动到的位置。眼看子弹正要射入慕容宁后肩,却见慕容宁似有所觉,合金所制的黑扇瞬时闪现,挡开子弹。一个闪身,人就在慕容胜雪跟前了,胜雪来不及防备,便被他一个手刀敲晕了。

“胜雪是我的侄儿,我带他走,两位小友没有意见吧”。慕容宁揽着胜雪礼貌性地询问。剑无极早看出这本是他们叔侄内部的争端,他不过是来缩限地形的,一开始便没有帮手的打算。叔叔要带侄子回家,外人能说什么。丁凌霜更无所谓,恩公会救下他,看着就是个好人,左右不会宰了明晨,便顺着剑无极的邀约,一同去找酒喝了。


胜雪醒来时,已是在酒店的床上。床上的枕被再软,也不能抵消他头疼欲裂的感觉,下手真狠。宁叔人不在,真是有把握他不会逃,打开枕边的抽屉找到了一盒苏烟,烟盒近满,看得出主人的克制。胜雪点了一根,觉得这烟寡淡,只有上了年纪的人才爱。

慕容宁一回来就看到胜雪半躺在床上吞云吐雾,不由得笑他,拿枪的手已经不够稳,不够快,还要多抽。胜雪在烟雾里眯起双眼,“宁叔是怎么猜到的”。

慕容宁坐在他身边,抚着他的侧脸,低声回他,“胜雪了解宁叔的心思,宁叔怎么就猜不到你的思绪”。

烟气散在两人之间,若有似无,胜雪甚至隔着空气感受到了他的体温。到底是胜雪先忍不住,年轻人就是耐性差,一把拉过慕容宁的领带,吻了上去。是谁教他沾染这指间物,现在倒来说教。书里说烟草又名相思草,缘人一溺其香,便复不能舍,故也。*这句话说得确实不差,他跑得这么远,仍是烟瘾难断,相思难戒。

胜雪主动,慕容宁也就欣然笑纳了。他张开唇舌,尝到了胜雪口里微苦的烟味。


tbc


————————————

清人陆煊《烟草三十韵》:“浩劫残灰灭,相思寸烬涵”之句,原注:“相思草亦烟名,缘人一溺其香,便复不能舍故也。”



过了两天,随风起又在事务所里看到了慕容胜雪,看着精神不太好,人有些惫懒。他从剑无极那里听了一嘴,看来小白脸被叔叔揍得挺惨。连安倍都对他投以同情的目光,胜雪看着他们的表情,有口难言,差点一口气上不来。

恰巧手机上响起微信的提示音,收到了宁叔的信息:六一到了,胜雪不考虑和宁叔去游乐园回味一下童年吗?

胜雪更加气闷,回味什么,被处处管制,怎么反抗都没有用的童年嘛。正要回绝让宁叔知道他长大了,既不会听话也不会过儿童节。

他字打到一半,又收到了另一条信息,是戮世摩罗:

明天六一,据可靠消息那个上官鸿信要邀俏如来去游乐园约会( ⊙ o ⊙ ) 。

是anti俏如来联盟活动的时候了(☆_☆) 来吗?

胜雪一下子坐直了,有俏如来和上官鸿信的热闹可看,他怎么可能错过。立时将回了一半的消息删了,给了肯定的答复。呵呵,上官鸿信会邀人约会,肯定不安好心,这下有的俏如来好看了,想到这里,慕容胜雪一扫近日阴霾,放声一笑。

随风起和安倍看见了,不由感叹烟虫&小白脸笑得那么鬼畜果然不是好人。



关于anti俏如来联盟的成立可见:http://jing20001.lofter.com/post/1d114dc4_12327d65

评论(5)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