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g20001

剑心【箫中剑中心】

箫中剑总看她炼剑,引天火融铁,化冻气凝形。她铸的剑,锋芒总是无光,好像消融在傲峰的风雪里,散成一片柔光。剑本是杀人利器,但冷艳手中的剑,像是本就有生命一般,无锋止杀。

冷滟回过身来,“箫中剑,剑道就是心道,心在剑就在,如今你的心在哪里呢?”

是啊,他的心,他的心究竟在何处呢?

箫中剑周身风雪愈烈,神态愈见狂乱。他入魔的程度更深了,宵十分担心他的状况,但是又不知怎么办才好,只好一声声叫着他的名字,“箫中剑……箫中剑……”。

箫中剑,更早之前他的名字并不是这个。箫中剑,箫中剑,到底什么才是箫中剑,箫中剑又是谁。


傲峰的风雪总是那么大。能吹乱人的心,吹迷人的眼。白色风雪覆盖的傲峰,满眼望去是至洁的人外之境,却仍然少不了人心的挣扎。

箫中剑也被卷进这人心的风暴里去。冷滟总是特别,只要在她身边,无论是剑道上的迷困,还是不可名状的情感都同她一样弥散进风雪里。她使人宁静。

冷滟曾经一度离开了他,现在她也在冰下,在另一个世界。又或许她其实从未离开,她在剑中,她就在剑道之中。


箫中剑又开始感到迷惑与痛苦,莫名的戾气撕扯着他,拷问着他,世间恶,世间残,为何不杀,以杀止杀,剑是杀戮之器,剑上有情,更有仇,为何不杀,因何止杀。

心中迷乱更甚,冷滟的身影出现在眼前,一剑挡下勾魂锁链。

箫是悲声,剑是杀器,不是杀的悲哀,而是悲悯的杀途。

箫中剑抱着天之焱,他似乎又听到了冷滟的声音。

“箫中剑,人性是悲哀吗,摒绝人性,世间就不再有杀戮吗?”

箫声和着琴声响在耳畔。

人会嫉,会恨,要争,要夺。人性的贪婪所带来的痛苦是这般鲜明。有人贪势,有人贪情,不甘,得不到,这些情感是那样撕扯人的内心。箫中剑却没有办法讨厌人性,他清楚地记得人性带给他的温暖,是荒城的笑声,是冷醉的酒壶,是冷滟的铸剑之道,是那个人的故事。

冷滟的身影渐渐浮现在眼前,问他天之见证,喊他萧无人。

是了,在箫中剑之前他先是萧无人。

天之见证,无我无私。先有我再有他人,先是有私然后才懂得无私。人性杀人,也是人性救人。

风雪缓缓吹散了冷滟的形影。

剑在哪里,剑在心间。

冷滟在哪里,冷滟在冰下,冷滟在剑上。



那一天前夜,宵似乎感受到了事情发生的前兆。

他问:“箫中剑,你要去什么地方呢?”

箫中剑坐在火堆旁,看着火光在涅槃上闪烁,他阖起碧色的眼眸笑了,那是一种很平静的微笑,“我要去寻我的剑”。

宵感到疑问,箫中剑的剑不就在他的手中,但他似乎又明白了什么,箫中剑要去一个他一直在找的地方,所以他没有继续问,只是陪他听了一夜傲峰的风雪。

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到箫中剑,却没有为他感到悲伤,因为箫中剑一定已经找到了他的剑。



——————

这个算是对二哥线的意识流观后感,要说cp算是过去式的滟箫和现在式的朱箫吧。

一直很喜欢二哥和冷滟相处的剧情。二哥对冷滟到底是什么感情很难说清楚,是对母亲的幻想,是爱情友情或者其他,二哥没有明说,只存敬意,我觉得这样也挺好,说明白了,反而少了一份美感。冷滟在二哥魔化的时候为他挡的那一剑,更像是冷滟的形象是他心中道的象征,他入魔的过程是他理念的挣扎,冷滟的形象作为信念的捍卫出现在他的幻境之中,魔化的阶段就是他再一次寻到自己理念的过程。感受上来讲,和朱武的那场对决,个人觉得除了天之见证的无私之外,更有二哥有私的一面。正是出于对朱武个人的情感,希望他面对自己的真心,在考虑到天下之前,也有二哥对朱武最真切的盼望,最后的天之见证是无私也是有私。个人理解里他的无私之道是从有私开始的,也是在有私里收尾的。二哥的剑既是无私之剑,也是有私之剑。

不过说实话傲峰的剧情,二哥的颜值有很大的加分,在皇龙纪大家各种打的时候,说了好久的故事。二哥的偶太合适了,锋锐和柔情结合得恰到好处,二哥讲故事,我非常愿意听。


评论(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