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g20001

【宁雪】仓鼠相关事项

和五行玩问卷的时候写的,搞得比想象中长。

生子警告!!!!!

前情提要:舍友在商量养仓鼠的时候,知道了非常震惊的事情:仓鼠居然会储精,留着下次适合的时候生emmmm动物世界真神奇,并且在百度的时候看到一条回答:但是几率不高,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蓄精的,交配时间过长可能会蓄精。所以就有了以下这段。


慕容宁很少感到不愉快,他一向拿让他不愉快的人很有办法。可惜那些法子对眼前的人一个也用不上。相比慕容宁的不悦,慕容胜雪就自在多了。他半靠在美人榻上,身上盖着一件淡紫色的丝质外氅,掩着略显臃肿的身形。若是被外人看到,恐怕要可惜这么一个俊俏青年年纪轻轻就大腹便便,走了形样。眼下的情形弄得他万事在握的叔叔脸色很不好看,慕容胜雪怎能不得意,他甚至悠悠闲闲地含了口烟。


慕容宁见状,终于肯从那张椅子上起来,将烟管从他的手中抽出,就着侄儿的烟管缓缓吐了口烟气,总算将将压了些怒气。“胜雪,不管你腹中之物是因何而来,这烟是不能再抽了”。看着慕容宁恨不得宰了罪魁祸首,还得装出一副通情达理的长辈样劝他注意身体,慕容胜雪就得意得不得了,“宁叔的意思是孩子可以留了”,他说这话的时候乖巧得很,仿佛一点都没有察觉到他的十三叔快要被某些字句点燃了。


慕容宁这个时候再不知道他是要上房揭瓦,就白养了他这么多年。他缓缓俯下身,宽厚而温暖的手掌按在慕容胜雪的腹部,没有施一点力气,胜雪腹中却开始感到抽痛,像是被一只鹰似的利爪勾握着,近似于凌厉的剑气笼在他的腹部,快要将他整个剖开,让内中之物纠结不安,从内部绞住他的身躯,盘踞体内的异物因此缠住他的血脉,让他隐隐感到了锐利的疼痛。“胜雪,你真不知耻吗?慕容家府的男儿给别人生……”,慕容胜雪从来没听过他那么冷的语气,他一定费了些力气没有称呼胜雪腹中的生息孽种。即便身体不适,十三叔的反应都给慕容胜雪带来了极大的愉悦感。


大概是胜雪过于得意忘形,反倒让慕容宁愈发冷静,他闭了闭眼,用胜雪熟悉的语调问他,是谁。他的手却没有从胜雪的腹上移开,力道倒是重了些。


慕容胜雪似乎一点都不害怕他安静的怒意,即使慕容宁前一阵刚在他面前削人皮肉。他甚至将腿卷上慕容宁的腰侧,把叔叔拉至身前,“宁叔,我们家祖上是不是跟仓鼠有点关系”,慕容宁被他问得一愣,“大概是宁叔上次有点久还留在里面”,慕容宁并未因此开颜,反是慢慢皱起眉头。慕容胜雪舔上他的脖颈,一路含到他的下颌“所以,宁叔”,舌尖的忙碌让他的话语含含混混,“一起戒烟吧”。慕容宁抬起胜雪的脸,开始吻他,即使是他心里也开始有些担忧,大哥一定会很生气。


——————————-

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朋友推测,慕容家和仓鼠有关系的可能性很高,为什么一代能有十三个呢,除了爸妈不同,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仓鼠储精,交配一次能生好几窝呢。仓鼠不能合笼养,要不然就会多出一张仓鼠皮,所以为什么十三个只剩下两个了呢,胜雪又为什么要逃家呢?这么一说使我沉思。

评论(1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