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g20001

【迹冥】 明日之花


天迹又收到了花,今天是风铃草。

铃状花朵上还垂着今晨的朝露,浓烈的紫色一大片地铺在天迹的办公桌上十分壮观。照例随花附上的还有卡片。

烫金的字体印在红色的纸卡上。

送给曙晨

末日十七上

没有其他留言。除了第一次以外,送花的人就再也没有留下除了署名之外的字句。

这一切都是从天迹十八岁生日的时候开始的。那一天天迹收到了一束蓝玫瑰,卡片上写着曙晨祝福你成年。天迹一头雾水,曙晨是谁,他周边并没有叫这个名字的人,他一度怀疑是寄错了地方。但从那之后每一年他生日都能收到这么一束蓝玫瑰,连续十年都寄错,这也太马虎了。他也不是没有试过追查幕后之人,但线索往往都是不了了之。

一年前这件事终于有了突破,花是从一家叫做地冥花市的连锁花店寄出,再多就没有了。花店好巧不巧跟那个可恨的网络教唆犯同名。自从他查到这上头,幕后之人变本加厉,更为肆无忌惮,开始更为频繁地给他送花。时间不定,种类不定,有的时候是三色堇,有的时候是白玫瑰,甚至黑玫瑰,百合,什么都有。拜之所赐,天迹现在已经是个花语专家了,他也知道了每年一次蓝玫瑰的含义:神之祝福。看到花语的一瞬间,天迹有一种心脏被击中的感觉,被某个人用这样温暖的寓意祝福你,实在是一种很难讨厌的感受。

不过送花人的心情显然十分多变。今天的风铃草,花语是嫉妒。让天迹十分摸不着头脑。

自从警局门口也开了一家地冥花市之后,花几乎都是从这家店直接送过来的。

天迹下班的时候,正巧撞到店老板在门口。

拥有一头橘色长发的店长,身上披着粉红色的围裙,怀中抱着一束白中带粉的香槟玫瑰,映得他晕开的唇色更加鲜艳。

天迹上去打招呼,对方的态度是一贯的冷淡,微微点头算是致意。人见人爱的天迹少有遇到这样冷遇的时候,这样的态度会留不住常客嘞。事实证明,光靠店长那张远近闻名的标准美妆展示样板般的俊俏脸蛋就能能够旱涝保收啦。

永夜斜着看了眼他身后,状似平常地问他,“今天天迹队长一个人吗?怎么没看到法儒队长”。

突然被问起奉天,天迹觉得他的关注点真奇妙,“今天奉天要去接小离经,怎么问这个”。

永夜没有回答,反递给他一枝粉白色的蔷薇,“老主顾订的花,指定明天送给你,不过既然天迹队长这么巧路过,不如今天顺路带回家”。

天迹看着永夜亮色的双眸近在咫尺,莫名地将他与送花人的身影重叠在一起,霎时红了脸蛋,粉白的蔷薇花,单纯可爱的你。

永夜看着天迹渐渐发红的侧脸,露出了一个几不可查的微笑。


tbc


评论(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