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g20001

法轮常转【俏雁】

一明王出世

轰然一声巨雷,瓢泼大雨倾盆而下。

乌云漫江,将坐落于江边的小渔村笼罩在一片阴雨之中。

在密布的雨帘中,一道身影悄然造访。他压了压竹制的斗笠,在一栋破败的义庄前停了下来。

西剑流侵占中原,大多村人皆已南逃,本该只剩下死人的义庄内却传出了人声,“真空家乡”。听到熟悉的声音,带着斗笠的浪人眉上一喜,低声回应着暗语,“无生老母”。

听着回答,门扉吱呀而开,露出一张旬月不见的面孔,门内之人,放下背上的长弓,将因长途跋涉而形容疲乏的云十方迎了进来。

两人点了油灯,为泛寒的雨夜添一些火光。

躲藏此地已久,即使身为天下第一弓的何问天面上不免憔悴,幸好精神尚且健朗。云十方急着问残余教众的情况,何问天却也焦心外界的状况,最重要的还是小明王与明使的下落。

说到此处,云十方脸上终于显出了一丝松快的意味,这是近来唯一的好消息了,“我在夺云渡接到消息,小明王暂且无虑,正带着其余人马南下与我们汇合,但……明使仍无讯息”。

前任明王史艳文被西剑流囚禁多年,此战前夕方才回归,出任明使,何问天知悉还寻不得他的下落,十分忧心,幸而情况没到最坏的地步,只要小明王尚在,就不算败得太彻底。“……真是没想到苗疆会在我们与西剑流交战时夹击,我们只能暂且撤退,不知小明王与明使的战况如何,此时探听消息着实不易”,天下第一弓处事沉稳,能带着四部余众退到此处已是难得。

与西剑流一战,他们都被安排在外围战场,小明王与明使在内决战,其间种种实难探知,只能等小明王到来再做详谈。

不多时,一行送葬队伍走至义庄近处,希望暂避大雨。领头的是位身着白色丧衣的夫人,丝质的兜帽笼在头上,遮掩面容。二人照例问了暗号,响起的是期盼已久的声音,是小明王俏如来。

雷光一闪照出清丽的面容,以及他背后那口乌黑的棺材。西剑流与苗疆都在找他们,俏如来一行只得扮作送亡夫归乡的队伍,俏如来生得柔和,便扮作未亡人,一路上避开不少搜查。

战场一别,已是旬月有余,众人再见,不免心情激荡,可惜形势危急,不宜叙旧。何问天首先问起明使的状况,小明王眉头微皱,抑着哀情,“炎魔虽亡,父亲受他一掌,两人一起跌落天允山,下落不明”。何云二人未料战况如此惨重,只是炎魔既亡,西剑流却似乎未见乱相。俏如来知晓他们二人的疑惑,“西剑流祭司因阵法反噬重伤,赤羽暂领西剑流,并从东瀛本部召调最后一位四天王天宫伊织填补祭司之职,送祭司与柳生鬼哭回镇东瀛本部”。

西剑流虽失炎魔,但赤羽仍然不可小觑,人数上依然占优势,再加上实力不明的天宫伊织,与西剑流的僵持他们仍处于下风。

更糟糕的是,西剑流与明教一场大战,本作璧上观的苗疆突然插手,冲入战场,俏如来亦是忧虑苗疆情势,“苗疆宫变,北竞王与苍狼王子分占南北,进攻我们的是北竞王”。

天允山一役,西剑流未全然败退仍盘踞中原北部,西南尚有苗疆虎视眈眈,战果如此,称得上惨烈。二人未在俏如来身后看见银燕与剑无极的身影,难道……

俏如来看到二人面上伤悲,这才说明,银燕与剑无极另有任务,“燕驼龙前辈曾留下一条讯息,说若能请得一人出山,则击退西剑流有望,他们二人已在路上了”。不幸中的万幸。

一行人奔波多日,早已疲惫,便请众人各自歇息。小明王房内便只剩下他与那口棺材,俏如来想起何前辈方才离开时欲言又止的表情,恐怕已经猜到棺中之人是谁了。

窗外雷声依旧,俏如来推开棺木,露出暗沉沉的一抹红色。棺中之人面上已失了血色,一片发白,只有丝缕长发渗着血一般,红得鲜艳。内中之人正是小明王的师兄,曾经贵为羽国之主的雁王,他自一年前来到中原,暗地里频频制造祸端,已是各方公敌,此时竟是毫无生息地躺在这处朽败的义庄。雁王心思实是难测,向来处处与他为难,此番竟是为了救他身染西剑流奇毒,俏如来不敢揣测他此番举动的意图,是好意还是为下一次铺垫的陷阱。面对他,俏如来如履浮桥,心里总是随足下动荡。

师尊去世后再没有今日这样的好日子,上官鸿信躺在棺材里,不生,却也未死。他要是能够像这样永远呆在这副金丝楠木的棺材里,俏如来的心就会一直平静下去。

可惜子时已到,恶鬼复生,棺里的尸体缓缓恢复生机,攀到小明王身上来,枯魂毒断血截脉,叫他身上透体冰凉,舔到俏如来唇上时,寒气随之渗进俏如来体内。上官鸿信对此毫无顾惜,吸了俏如来一口内息暂且还阳,末了还要评点一番:“师弟,这个口脂选得好,尝着甜”。俏如来的一口纯阳内息只够他每日清醒一刻钟,不一会人又躺进棺木中,断了生息。

俏如来看着他,一时竟分不清方才是真是幻。雨夜还长,他有许多事情要想,手上几番踌躇,仍是未将棺木合上。

 

另一厢,银燕与剑无极来到巍峨壮阔的天下第一楼前,望着还珠楼的牌匾,瞧着手上燕驼龙留下的字条,“银燕,你说这个龟龟密密的还珠楼到底能不能帮我们找到线索”。

只见字条上方方正正地写着九个大字:獨青山有趣,白髮無情。*

 

明教身陷苗疆与西剑流的夹击之中,是否尚有反击之力。西渡而来的天宫伊织又会为西剑流带来何种影响。苗疆生变,这场王室之争究竟会如何落幕。青山白发,银燕与剑无极是否能寻到燕驼龙指示之人。雁王,雁王,捉摸不透的雁王,他挺身相救俏如来意喻为何,真心还是陷阱,俏如来能勘破其中的迷局吗?敬请期待下一节:八纮一宇&北竞王的真心。

 

 

————————

*吳 泳:《鹤林集·沁园春》

 

特别喜欢小明王这个称呼,看到这个马上想到俏哥。相关设定大概是揉合明教及相关支派的一些设定乱编的。

预告词感觉好好玩,我早就想玩一回了。


评论(8)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