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g20001

午睡后的山药糕

冥医和霓裳商量着晌午过后要吃山药糕。

霓裳和师尊一样喜爱甜口的点心,自是举双手赞成,冥医却忧心两人若是吃多了牙口不好。最后还是拗不过霓裳的要求,决定午时过后开始做山药糕,前提是霓裳和策天凤不准多吃。

上官鸿信对甜食并无特别的偏好,但在略带郁燥气息的初夏吃点凉凉的甜品也不是什么坏事,不过即使他反对,在师尊和霓裳面前也没有太大用处。

不一会儿,日头愈大,众人便各自忙碌去了。

上官鸿信和策天凤去书房开始今日的授课,冥医整理好药材后要去蒸山药,霓裳最近对断云石的操作大有进益,打算接着去校场练习。

雁王去书房的路上路过校场,便指点了两句。

午时过后,上官鸿信略有些困倦,但师尊给的书还没读完,只得强打精神在回廊上继续功课。

微风徐徐吹过,催人欲眠,暖暖的阳光洒在身上,实在难以抗拒也就迷迷糊糊地躺了下去。

一阵悉索的声响之后,熟悉的气息靠近,来人绿色的身影落座一旁,身上被覆上轻薄的织物。脸上有些瘙痒的感觉,仿佛是谁的手指轻轻地拂过,将遮眼的发梢撩开。霓裳清亮的声音回荡在初夏微醺的小院之中,冥医在用他永远不太能起到效果的威胁训斥着山药糕二人组。不出意料的是师尊幽幽的一声“杏花”,随之而来的是杏花君执着的反驳,和小妹吃吃的笑声。

“余下些给鸿信,否则等他醒来可什么都莫啦!”风中隐约传来杏花君特意放低的嘱咐。

反复的山药糕拉锯战过后,上官鸿信听到两人拖长音说了好。

这导致俏如来带着血来到琉璃树下后看到一幅难得的景象,他那阴郁的师兄不仅在琉璃树下睡熟了,还做了什么好梦似的,脸上颇有些安详的意味。

俏如来真是进也不是,退也不得,只好暂消了问罪之心,将墨狂插入地中,气呼呼地在雁王身旁等他醒来再做计较。

安静的气氛总是格外催人入眠,困意渐渐涌了上来,俏如来连日对敌后体力亦是大耗,只得向困意屈服,慢慢将头抵在握着墨狂的手上,最后入耳的是上官鸿信绵长的呼吸声。

一觉游仙好梦,梦里大多是不堪回首,不能回首的故人,梦醒之后是刻意针对,尤爱针对的同门,醒,似在梦中,梦,似在人间。*

梦的最后好似是杏花君绿沙冰已经磨好的催促,上官鸿信听见自己没有气音的声音带着上扬的调子回了一句“嗯”。


*这里化用人觉·非常君的诗号:一觉游仙好梦,任它竹冷松寒。轩辕事,古今谈,风流河山。沉醉负白首,舒怀成大观。醒,亦在人间;梦,亦在人间。

碎碎念:

下一集叫不堪回首的故人,应该是对小空而言的,但雁也有点这种感觉。

写这个主要是天气热了,想吃绿豆冰沙和蓝莓山药。所以对人物各种私设,感觉抹茶默苍离可能喜欢吃甜食,大雁比较口是心非应该也挺喜欢的,霓裳可能也是个甜食党,冥医蓝蓝的,跟冰淇淋很合。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