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g20001

苗疆三杰与仙人跳

看了 @小棉被 太太的温赤419想到的恶搞段子


————————

千雪后知后觉被拉上床的时候才发觉对方实在长着一副风流样貌,俊眉朗目。秉持着良好的习惯,打算先给钱,估量了下对方的平均收入,从兜里掏了十张红票子。

黑发的漂亮男人瞅着到手的钞票抬了抬眉,像是觉得满意,便把手搭上了千雪的腰。

氛围正要旖旎,突闻一声巨响,大门应声而倒,烟尘里冲进来一个蒙面男人神情凶狠,一把把温皇掼在床上,拎着领子大骂温皇泡他男人。

黑发男人看着就是个文弱的,很快就向恶势力投降,调子慢吞吞地问要多少。

蒙面男人和千雪相互对视了一眼,要了一千。

两人拿了钱便勾肩搭背地从被破坏的大门出去了,留温皇一个人面对暴风像席卷过的房间。


这次收获不少,罗碧问千雪先垫了多少,好补给他。

千雪支支吾吾说了个数。

罗碧登时怒了,给这么多干啥,平时不就给一百吗,就那个白斩鸡值一千!!!

千雪想了想对方的样貌,藏a我觉得他长得挺好看的,一千不算多了。

刚才场面混乱,罗碧也没仔细观察,千雪如此笃定,倒让他游移起来,要不下次自己出马去看看他值不值这个价?

反正今天是没个进账了,不如拿着这兜转了一圈的票子出去搓一顿,去了大排档点了扎啤酒。

中途掉了杯子,隔壁桌也掉了盘,千雪和隔壁的客人回身一瞧,呦,一千块,哦,仙人跳,两人互相叫了一声。

这就是缘分了,便并了一桌,杯酒交盏起来。温皇还带了个小女孩,梳着个歪歪扭扭的马尾,原是带着义女来吃宵夜。一顿饭下来,千雪已经喊起温a来了。

就是付账的时候,排档老板冷眼一抬,说是假钞。这就很尴尬了。温皇这才到了前台,诶,不跳不相识,这顿就算在温皇账上了。

千雪对他大为赏识,直喊温皇是个仗义人。罗碧倒是反应过来,一个马步上前掐着温皇的脖子,大喊还钱!

从此三人便狐朋狗友般地在苗疆地界上厮混了起来,道上人送外号苗疆三杰,以仙人跳一跳一准闻名。


评论(2)

热度(19)